番外,失空斩2(1 / 3)

猿魔大圣 山下国王 2691 字 1天前

就算可以,但在规则中,这已经是犯罪。

有欲望就会有牺牲,在此之中没有那么多壮烈事迹流传,有的只是渺小、脆弱的生命不断凋零。

它们相对而言是弱小、脆弱的,这是天地万物的规则,但它们情愿吗?我的答案是否定的。

不得不佩服这些稚嫩的生命,轻轻抚摸着可爱的小草,我笑了,全身传来一种前所未有的放松。

这个世界还是存在希望的,至少它包容小草在这里安家,那么它也会包容我成为这里的一份子。

你的脚步能够迈多远,你的心就有多宽广。

我们不能改变什么,但我们能够挽回一些,让漫长的一生变得饱满起来。

这条路很远,却不沉重,也许灰域已经容纳下了我。

作为一个凡人,我告诉自己要安分守己,只要不出什么意外,我绝不做出出格的事情来。

嫩草的香味依然还在,说真的,那片精灵早已在我心底留下位置,我很喜欢它们。

前方的路变得平平坦坦了,但我从来不去考虑脚下踩着的是不是泥土,因为我压根就看不见。

如果可以,我想有数块石碑,当我走过一段路便留下一块石碑来命名这里。

随着视线慢慢抬高,我发觉路不在是那么平坦了,稍微留意一下,我才知道,我站在了一个山丘之上,如此另类的山丘,像个鸡蛋,里面似乎孕育着生命。

这一刻,脑海中不作他想,好像我来到这里之后,很少动用脑子去思考,我坐了下来,伸手去触摸它。

山丘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可爱的小家伙,它会长大,但是现在需要安抚。

我理所当然地把它当成同等的生命,没有言语,但好似每时每刻都在交流。

我很想知道山丘的梦想,它有梦想吗?

安定的生活。

这是我给它定的梦想,我觉得最适合它,希望它乐意接受。

我的安定在哪里?

向自己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我知道我的脆弱来了,呵呵,傻傻的挂上笑容。

很孤独吗?

这是理所当然的,已经选择了,那么孤单就在所难免,不需要别人的理解,但也不会拒绝别人给我安慰。

慎重地做出一个决定,我开始给这个小家伙讲故事,讲着这些年的孤独,我不想影响它的安定,但我需要给它故事。

坐得有些麻木了,我决定离开这里,前方在向我招手,我不能停留太久,那样会养成惰性,轻轻拍了拍山丘,我朝着更远的地方行去。

一直以来总以为只要专注,就可以把事情看得通透,经历告诉我,那只是片面的解答,我不强求最合理答案,我只要能够说服我自己。

可是很多时候,往往不能如意。

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再也没有遇到一个“凡人”。

我觉得我该停下脚步,思考方向了。

前方是一片苍茫,一片未知,很容易就会迷失,看清自己的位置才能更好的向前探索,我现在非常怀疑自己走直线是不是对的,往前直走真的就不易失去方向感吗?

做了一个一八十度的环视,我毫无收获,看来这里并不需要东南西北四个方位。

身体一阵哆嗦,我猛然发觉这里开始变冷了。

难道气候在这时开始交替了?当然的,我并不反对有这样的情况发生,正是因为有了严寒,我才更加确定这里是算比较真实的世界。

眼前突然有了变化,一些晶莹的东西正从空中洒下,范围不大,可能是我看不到远方的缘故吧。

思想是一片浩瀚的海洋,当中千变万化,不一样的人,所呈现的海水也是不一样的。

心一旦找到了那片安宁,就会想遨游,在心里作用之下,很多不可能的事情都会奇